铭刻在石塘背的记忆

2017-08-03 16:49:03 来源: 作者:特约撰稿人 连中福 编辑:鲁致远

  表哥名叫吴大古你,今年八十三岁,家住在衢江区廿里镇石塘背村。

  表哥说,石塘背原来是个红砂岩结构的大山包,因红砂岩质地好,可以凿成各种方圆适宜的石材,在陆地交通不发达的时代,紧靠江山港边的红砂岩山包,成了建设衢州城墙和城区房屋用材的主要供应地。随着采石量的不断增大,山包沿江岸一侧形成了一段十多米高的采石断面,顺着断面继续推进,山包靠江一侧被开采成一处像池塘般的露天洼地,这种洼地被人们称为石塘。五六百年前,吴氏祖先来到这个石塘的背上,用凿得方方正正的红砂岩块彻起了结实的石头房,经历数百年的繁衍生息,形成了现在这个三百多户人家,一千多人口的村庄。

  因石塘背是个建在山包上的“倚石村”,建房地基珍贵自不当言,那房与房之间多为高低错落,横纵间隔多者三五米,少者几十公分,难容单人通过的也不是个别,有不少弄堂就是路的通道,还有的通道直接从住户的房间内通过,若不走房间通道,就得绕上几倍远的路程才能到达目的地。因此,生疏人进石塘背村,很容易走进死弄堂或断头路。当年,日本鬼子进村里搜捕国军残兵时,就吃过这种亏。

  一九四二年七月,有几十名日本鬼子坐船从衢江沿江山港来到石塘背,搜捕撤退的国军士兵、抓民夫运送物资。那年表哥八岁,亲眼目睹日寇的罪恶行径,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但那一幕幕血腥的场面表哥依然记得清楚。

  最残暴惨烈的,要数当年七月十三日。表哥的父亲吴炳龙,三十七岁,长得五大三粗,体魄强壮。鬼子进村时,他没来得及逃走,被两名迷路的鬼子抓住,鬼子要吴炳龙为他们带路去找前面的鬼子。吴炳龙不敢当面回绝,可心底却另有盘算。刚开始,鬼子很警惕,将他一前一后夹在中间,后面的鬼子用枪顶着他。走了一段路后,鬼子有些松懈,吴炳龙有意将鬼子带至附近一处外侧有二十多米断面的岩壁旁,走着走着,吴炳龙趁前面的鬼子不注意,突然转身将后面的鬼子抱起来抛下岩壁,没等前面的鬼子反应过来,他又向前紧跨两步将前面的鬼子抱起一同抛下了岩壁,鬼子被这突来奇袭摔得晕头转向,虽然断壁不高,没要了鬼子的命,但都摔蹶了腿。当鬼子操枪射击时,又因断壁阻隔无法看到上面的吴炳龙。只得叽哩呱啦叫喊着朝壁顶乱放了一阵子弹。十多分钟后,等鬼子瘸着腿绕道上到壁顶时,已不见吴炳龙的影子。两个鬼子只得用刺刀朝堆在路旁的草堆乱刺一通,见没反应,便叫骂着离开了。实际上,吴炳龙当时就躲藏在路旁的一个草堆里,只是没有被鬼子的刀捅到。

  吴炳龙在草堆里藏了十多分钟后,估计两名鬼子已经走远,便悄悄地从草堆里爬出来,不想,又被另一伙鬼子发现,这一伙鬼子并不知其刚才抛摔了其他两名鬼子,只是想抓他做挑夫。无奈,吴炳龙只得暂时依了他们。鬼子见他身材高大,就将一担装满东西的箩筐让他挑,在行走途中,因东西叠得过高,有一小捆豇豆掉在了地上,鬼子就哇哇叫着,说他是故意将东西弄掉的,一名鬼子先朝吴炳龙右背捅了一刀,刀尖从右侧前胸穿透,接着又从左背再捅一刀,这一刀虽没穿透前胸,但也刺得很深,顿时,吴炳龙成了血人,倒在了路旁。傍晚,躲藏在外面的乡亲回到村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吴炳龙,连夜将其抬送到航埠亲戚家,亲戚将其安置在一处较偏僻的烧石灰的工棚里,请来郎中为其治疗,在郎中的调理下,吴炳龙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吴炳龙后来才知道,就在他被刺的同一天,他那七十三岁的父亲,也被鬼子杀害在野外。那天,村里同时被鬼子杀害的男女老小共有七十三人,这个数子与吴炳龙父亲,即表哥的爷爷岁数相同,在表哥幼小心灵里留下了刀刻一般的记忆。

  逝者已去,生者如斯。当年,表哥的母亲翁玲文三十三岁,在鬼子进村时,她带着表哥和十二岁的表姐一起躲藏在屋里的阁楼上,未被鬼子发现。当鬼子离开后,她得知丈夫被刺两刀生死未卜,公公被杀野外无人收尸,翁玲文突觉得天都塌了。她到村里几位乡亲家里想请他们帮忙将公公的尸体抬往地里埋葬,当她在村里转了一圈后,震惊无比,这简直是石塘背村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村里已经找不到男人,家家户户都需要他人帮助清理尸体,都需要去外面寻找被害者或失踪者。村民吴来头一家和另两家邻居一起躲藏在他家里,被鬼子发现后,全部用刺刀一个个地当活靶子练刺,一时间,吴来头家堂前成了血池。吴来头虽手无寸铁,但见个个等着被捅死,欲拼命一逃,他突然跃起身子冲出鬼子的围堵逃到门外,情急之下被横放在门前的一棵合抱粗的枯柳树绊倒,身子趴在柳树杆上,正待起身再逃,被追上的一名鬼子军官用军刀劈下头颅,鲜血淋淋的头颅在门前缓坡上滚出数米远才止住停落在地上,而此时,吴来头的身体依然趴在枯柳树上,鲜红的血从劈断的脖子上咕嘟咕嘟地往外涌。鬼子军官一阵叽哩呱啦后,一位翻译官说:谁逃跑就让你们死无全尸!结果,躲藏在吴来头家里的十四个人,除一位老太太因被其他被刺死者撞倒压在身下幸存之外,其他十三人全部被杀。

  时值七月高温,血腥的村庄引来了纷飞的绿头苍蝇,几天后,尸身上便爬满了蛆虫,如果尸体再不掩埋,将严重腐烂发臭,无法收拾。翁玲文只得扛上门板,让一双儿女帮助,用一条旧被子将公公的尸体包裹后,抬至地里,挖深坑埋葬了。这是一九四二年七月,石塘背村无男人葬尸的黑色见证,这个事实永远铭刻在翁玲文公公吴玉田的墓碑上。

  在这次大屠杀中,还有另一家四人躲藏在自家装稻谷的木制大柜子里,柜子高架在两个砖切成一米多高的墩子上,鬼子无法打开柜盖查看,就用刺刀往柜缝里捅,鬼子只要发现刺刀捅上去拔出来带有鲜血,就会继续连续捅,结果有三人被刺死。还有一人脱下衣服,用衣服捏住鬼子的刺刀,使刺刀拔出后没有鲜血带出,最后,鬼子以为柜里的人已被全部捅死,便嗷叫着离开了,才幸存下来。

  那天,翁玲文与儿女躲藏在阁楼上,还见证了一名村姑被蹂苣经过。他们躲藏在楼上不久,听到一群鬼子叽叽喳喳地追赶着一位女性逃进他家,女儿吓得把头紧紧钻到母亲怀里,而好奇的儿子,却趴在楼板上从板缝中偷看,他看见几个鬼子抓住一位女的,就开始扒她的衣裤,任凭女的如何哀求,鬼子依然象野兽般将扒了衣服的姑娘按倒在堂前地上,轮番糟蹋,直到女的昏死过去。满足了兽欲的鬼子大摇大摆地离去。后来,母亲告诉表哥,村姑叫蕾佳,才十九岁。蕾佳醒来后,首先想到的是寻短,但在家人反复耐心地劝说和细心的照料安抚下,才有了活下去的信心。如今已九十三岁的蕾奶奶,依然身体健康,能生活自理,还常到邻居家串门。每每想起那段恶梦般的经历,她都会伤心得老泪纵横。她每天喜爱看电视,并爱看打鬼子的电视剧,当看到鬼子被打死的场景,她会在心里说:这些畜生,该杀,该千刀万剐!

  石塘背,一九四二年衢州遭受惨痛的缩影。

分享到:
常山新闻网 - copyright © 2012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 暴恐音视频举报专区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