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崆山逸事考略

2017-08-17 10:16:31 来源: 作者:特约撰稿人王有军 编辑:鲁致远

  说起石崆山,常山人大多知晓,那是县城西南角的一座小山。山坳里的石崆寺,是县城香火最旺、名气最盛的寺庙。然而,论及其历史过往,却很少有人去深究,浮浮虚名掩盖了多少繁华!

  石崆之名何所来

  据一九八七年《常山县地名志》记载:“石崆山,位于常山县城西南1.25公里.长1.5公里,宽0.5公里,海拔281米。”

  关于“石崆”,最早的文献记载,可追溯到南宋。据南宋江阴(今绍兴)文人杜绾的《云林石谱》记载:

  常山石产于衢州常山思溪,又地名石洪,或云空宇。

  思溪,又名私溪、石崆溪。这在历代《常山县志》皆有注释。杜绾称思溪“又地名石洪,或云空宇”,颇值得玩味。石洪与石崆读音相近,应该是谐音所致,而“空宇”则令人联想到“带有空字的庙宇”———石崆寺。据此推断:石崆之名,南宋即有之;石崆寺,南宋时期也极可能已经存在了。

  而“石崆”一词,被确切地载入《常山县志》的时间却比较晚,如明代万历《常山县志》,未提及一字,清代康熙《常山县志》也未发现记载。最早载有“石崆”的县志是雍正《常山县志》,其卷之八记载到:“徐庭琇……南壁人……卒老石硿山。”“卷之十二”记载:“石崆寺,一名华严庵。在县西南二里。国朝顺治年间,僧立涛建。”嘉庆《常山县志》卷之一记载:“石崆山:在县西南二里。山多怪石,倚伏参差,巅有石洞二,其一通白龙洞,其一不可入,投以石,声响甚远,或谓山石皆空,故名。”

  依《常山县志》所载,有“石崆”,也有“石硿”。如此一来,问题就产生了:关于山寺之名,到底是“石崆”还是“石硿”?

  对照史料,发现一个大致的规律:明代、清初时期,记载多为“石硿”,如明代詹莱有诗《石硿溪》,明代许楚著有《游石硿庵记》《石硿溪小记》等,其中《游石硿庵记》记载:“定阳赡山水名胜,弦诵满城,野多灵药,居民榻灶间皆甘泉怪石……石硿去南郭一里,磊涧而上,壑竹为庵……”再如清代袁枚在《续子不语·蛇箝》中记载:“浙江衢州常山县有山名石硿山,山麓有寺,曰石硿寺,山下溪水汇注,民田皆枕山开陌……”清代陈圣泽有诗《石硿寺》:“旧说硿山寺,清幽与世偏;蹑云从此日,入梦已多年……”而到了清代中后期,又多为“石崆”,如雍正、嘉庆《常山县志》皆载为“石崆”,像清末衢州左营游击汤贻汾,曾在石崆寺住过一阵,撰有《重游石崆山留题,时量移杭州》《偕同官至石崆华岩寺》《同内子石崆山看牡丹》《独坐石崆》《偕垂石郭外观荷归憩石崆》多首诗。

  另外,依《常山县志》所说,石崆山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山上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投石其中,发出硿硿之声。查阅《新华字典》:硿,形容石头撞击声,也见于地名;崆,即崆峒,一般代指甘肃山名或山东岛名。

  综上所述,旧称为“石硿”的可能性较大,后来,大概出于汉字演化通用或其他原因,统一为“石崆”,沿用至今。

  山中名胜知多少

  石崆山,虽说偏隅县城一角,却内藏乾坤,聚纳着众多的人文景观,据嘉庆《常山县志》卷之一载,石崆山“山下有华严寺、赤雨楼、漱石亭、问庄亭、拱绿亭、沐鹿泉诸胜”,每处名胜皆有出处来源。

  华严寺即石崆寺。相传,石崆寺系唐宋古刹,因收藏有佛家典籍《华严经》称著当时,因此又名华严寺(庵)。如果杜绾《云林石谱》记载属实,石崆寺至少是宋代古刹,只是目前尚无其他史料佐证。雍正《常山县志》所说的“国朝顺治年间,僧立涛建”,应该属于重建。

  漱石亭,位于石崆山上,由衢州节度使推官孙鲁在顺治初年建成。孙鲁,字孝若,江苏常熟人,虽掌管司法刑狱之职,却偏好文雅之风,喜好寄情山水,三衢山赵公岩也曾留下他的足迹和诗刻。一次,孙鲁应石崆寺立涛禅师邀请,饱览石崆山的茂林修竹、奇石清泉后,大发感慨,于是在石崆山上建造了一座观景亭台,命名为“漱石亭”,其典故源自晋代孙楚的“漱石枕流”,寓意枕流水以洗净耳朵,漱石头以磨砺牙齿,表示向往隐居生活。

  拱绿亭和赤雨楼,则是钱塘人许钺建成的。这里面有个传说:许钺,字靖岩,号石兰,祖上世代经商,家财殷实,无奈家族中从未有人考取过功名,这成为一块心病。许钺发愤苦读,才华满腹但屡试不中,郁闷至极,经常四处游历散心。一次,许钺受好友姚士湖之邀,来到常山,见石崆山水清幽,梵音悦耳,犹如醍醐灌顶,又闻石崆寺祈愿灵验,于是发愿恢复重建漱石亭,同时在寺庙之西新建拱绿亭、赤雨楼,并赋诗两首:《拱绿亭》

  绿暗连天碧,亭临空翠间。云流千竹逸,风静万松闲。

  春爱溪边水,秋怜寺外山。清襟时对此,忘却鬓毛斑。

  《赤雨楼》

  秋杪凭栏望,霜林古寺间。一行征雁急,数点白鸥闲。

  偶读登楼赋,时看落帽山。支公共茶话,香斮鹧鸪斑。

  果然,乾隆三年(1738),许钺便考中举人,开启了钱塘许氏的科第仕宦之门。直到乾隆十二年(1747),许钺之子许演还来常山还愿,建造了问庄亭。

  沐鹿泉,是石崆山的一股天然山泉。在石崆寺的左侧山岩下,有清泉一泓,常年涓涓不竭,传说曾经有人亲眼目睹仙鹿翩然而至,饮水于泉中,于是得名。

  其实,早在宋代和明代,石崆山就有诸多人文景观。相传宋淳熙年间,理学大师朱熹和吕祖谦等人在石崆寺举行“三衢之会”,阐述各自学术见解。在石崆山半山腰,有一块平整的岩石,当地百姓称作“文公岩”,据说是朱熹当年讲学之所。明代,县人詹莱辞官归隐故里,在石崆寺一带建造了招摇池馆,又创办范川书院,用以贮藏典籍,后来又在石崆山上构筑超霞台,超霞,意指超脱于虚幻之外,每逢闲暇便登高望远,一览县城景致。到了清康熙年间,詹氏后人詹锡爵在超霞台故址建造“十景亭”,取“一亭可观十景”之义,以缅怀先人。

  梦里依稀是谁家

  作为一方风水宝地,石崆倍受人们亲睐,或作安居之所,或作修身道场。

  南宋时期,石崆一度成为南壁徐氏后裔聚居地。据民国八年《上嘉源徐氏宗谱》记载,南宋衢州知州徐大兴居县城南壁,其后裔分为天地人三派,天派自称上嘉源徐氏,分布于石崆寺蒋家园一带。

  徐庭琇便是石崆山南宋徐氏后裔中的一位代表人物。嘉庆《常山县志》卷之八记载:

  徐庭琇,字宇清,蒋家园人,大兴元孙。性颖敏,八岁能文……后举博学鸿词,除国子学正,不受。归,自号金川隐者……郡守王公俊、刘公克昌高其学行,延为明正书院山长,大阐经旨,从游者多成名儒。至元末,屡征不起,终老石硿山谷,祀乡贤。

  文中提到的“蒋家园人”“终老石硿山谷”,间接印证了石硿山谷就是徐氏后裔聚居地———蒋家园。不知何故,后来上嘉源徐氏后裔从县城石崆山迁居青石镇大塘后村。

  斗转星移,岁月更迭,到了明代,县城西门又成了詹氏家族的地盘,位于西南角的石崆山也不例外。詹莱辞官归来,便居住在金川门内的招摇池馆,讲学授业,埋头著作。而金川门,即现在的石崆山谷出口位置。詹莱在此生活了整整二十年,留下了《范川文集》《春秋原经》《招摇池馆集》《史约》《七经思问》等诸多文集。其中,《招摇池馆集》(福建书坊詹佛美活字印本,共十卷)现存于武汉大学图书馆,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当然,石崆最为世人所熟知的,还在于它是佛门之地。香火自宋以来,绵延至今。特别到了清代,石崆寺在立涛禅师手上恢复重建后,名声大振,达到了鼎盛时期,涌现出了拨意上人、恒性、志参等一批能僧,文人雅士也经常聚集石崆,赏牡丹,品香茗,抚琴吟诗,极尽风雅之事,现留存有历代名人诗文达四十余篇。

  如今,正逢文化盛世,石崆寺全面扩建,石崆文化又重新走入人们视野,那些曾经沉寂的钟鼓磬钹,能否再度发出清远悠长的佛国之音呢?

分享到:
常山新闻网 - copyright © 2012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 暴恐音视频举报专区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