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昏偶记

2017-11-12 22:32:57 来源: 作者:嘹亮 编辑:鲁致远

  茶昏,是一个地名,原属金源乡井河村。茶昏,是一个仅有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

  茶昏,听起来很美很诗意,但它却很穷很落后,至今不通车、不通电。

  我整个童年都是在茶昏度过的,四十年来,茶昏的变化真的很大,我曾经几次想用文字记叙一些跟茶昏有关的变化,但是,我太过懒惰,一次次地放弃了。

  从县城往东驱车五十分钟到井河下车,而后沿着十余华里蜿蜒的山道再徒步攀行一个多小时,沿途山高路陡,当你走完第二十九座“石跳桥”时,它忽然就会从厚厚的群山深处的山坳里冒出来,这正好应了那千古名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石跳桥”其实并不是桥,只是人们为了过溪,用大石头一块一块地搭向对岸,有的石块搭得比较远,我们小孩子是跨不过去的,必须拿来跳,因为我们是从这些石块上一跳一跳地跳着过溪的,所以就把这些过溪用的大石头叫做“石跳桥”。

  小时候我最渴望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就有白米饭吃,就有猪肉吃,就有新衣服穿(尽管大多数是哥哥姐姐们的衣物改的),就有压岁钱了(尽管是第二天起床父母就要收回去的)。那时全村人都穷,平时吃的都是番薯粥、包谷粉、苦菜、面筋之类,所以大家都盼望过年,每逢过年生产队就按人头二两半分肉,当然,这肉是不可以在大年夜都吃掉的,父母就等正月的客人都招待完了再自己吃。

  分田到户后,粮食是不愁了,但要吃上米饭,山里人至少要挑四趟。先在家门口播种,成秧后,就用畚箕挑出来,到山外的责任田里插秧。收割后,要把稻谷一担一担地挑回家晒,等到要吃的时候,就挑谷子到井河的加米厂加工,米碾好后,连糠一起挑回家,米人吃,糠猪吃,早晚两熟,年年反复如是。那时,村民是不会将稻谷寄存在山外的亲朋好友家的,因为,稻谷对于村民来说,太珍贵了,寄存在别人家,那是各种担心,比如担心老鼠偷吃、鸡鸭糟蹋等等,所以,宁愿辛苦一点,也要一担担地来回挑。

  十年前冬天的一个下午,父亲给我打电话来,说过几天家里的老屋就要拆掉了,话语里免不了有些失落与伤感。我非常理解年过七十的父亲当初的心情,毕竟,那八间大瓦房是他老人家的毕生心血啊,说话间便要消失了,怎能叫他不留恋?但父亲更多的是憧憬和喜悦,因为从此以后,我们就要搬离茶昏这片祖辈世代生活的土地了,他也知道,拆了大瓦房,不久就能住上小洋房,今后我们的生活就会正式奔向一条政府为咱指引的康庄大道呀……

  其实,我也知道,茶昏是政府下山脱贫规划中的一个项目,只是未曾料想会这么就落实政策。虽说是“子不嫌母丑,人不说家乡贫”,但我却希望祖国的大地上永远不再有像“茶昏”这样的穷村寨存在……

  别了!茶昏……

分享到:
常山新闻网 - copyright © 2012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 暴恐音视频举报专区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