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记忆中的大坑寺

2017-12-01 15:05:36 来源: 作者:郑忠福 编辑:鲁致远

  前段时间,我们来到招贤镇高埂村箬溪自然村,探寻位于箬溪水库附近的大坑寺。

  行前照样想做点功课,提前了解下大坑寺的由来与兴衰,很遗憾的是,有关该寺的记录却少之又少。《常山县地名志》(1987年)仅记载其位于招贤东南4.2公里,5户,27人,呈点状聚落,曾姓于1944年从箬溪迁此,因村处大坑寺旁而得名。上网查询所获也是片言只语,如箬溪村后有原汁原味的大坑寺,始建于西晋;传说寺后山中有南宋抗金名将平波荡寇将军叶光烈(现柯城航埠将军叶村人)坟墓,因此该坞谷也叫将军坞;1942年5月国民党军队与日寇进行“浙赣会战”时,担任后卫任务的国军105师一度退守箬溪村,并在大坑寺设立防守阵地。

  当我们来到大坑寺时,心中难免失望。整片的橘地里,一栋破旧的民房独自伫立着,门前荒草遍地,屋边一片废墟。我们房前屋后四处转悠,仔细寻觅,也未能见到任何断碑残物。正当这时,林子里钻出一位村民,一番交谈后,没想到这位张姓大哥恰好是旧屋的主人。

  大坑寺建于何时?张大哥说:我确实不清楚。什么时候搬来呢?我爸在世时曾听他说过,解放前,因家穷屋小加上兄弟多,父亲成亲后居住不便,就带我母亲和大哥从箬溪搬到了当时无人看守的大坑寺。搬进寺后没多久我二哥出生,他今年虚岁八十,倒算回去应在1938年前后。我属蛇,1948年的,生于寺里又长在寺中。记忆中的大坑寺共有三进,一进比一进高,每进之间有十多个石台阶相连,前两进有小天井,每根柱子要一个大人才能合抱,菩萨也是高高大大的。到了1973年,透风漏雨的寺屋已经十分破败,摇摇欲坠,经兄弟几个商议并得到村里同意,拆了旧寺,在原址上建起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房子。直到1986年,因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加上不通电,无奈又搬回村子重新造屋居住。

  为何取名大坑寺?张大哥指着箬溪水库说,这里四面环山,此处好似一个大大的深坑,当地人俗称“大坑”。

  原来进寺的山路就从坑底经过,入山处路口,左边有颗大松树,右边有颗大樟树,两树间枝压叶盖,远远望去宛如一个大大的山门。寺门左侧山坞就是将军坞,据说埋葬着一个很早时候的大将军,是真是假我也不知情,都是听老一辈人说的。

  拆寺时有没有留下旧物?张大哥长叹一口气,唉!当时没这个保护意识,也就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现在我哥家里仅有一块残碑,好像是清乾隆年间的,还有一个和尚圆寂后的坐缸,是在整理寺后土地时发现的。

  在张大哥断断续续的回忆中,我站在旧寺遗址上,远望着箬溪水库,脑海中似乎浮现出往昔的大坑寺,以及石头铺就的悠长古道,也许这就是户外爱好者乐于行摄山水,亲近自然的真实用意吧!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常山县新闻传媒集团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