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国军一0五师两驻箬溪

2017-12-21 09:48:26 来源: 作者:特约撰稿人 朱灵 编辑:鲁致远

  抗战时期一0五师箬溪指挥部驻地,位于招贤镇高埂村箬溪自然村。该旧址系箬溪“百忍堂”张氏祖屋。负责衢州防务的国民革命军一0五师部队,曾两次进驻这里。一次是一九四二年六月浙赣会战期间,一0五师主力部队集结在箬溪及周边地区,该师314团团部进驻;另一次是一九四四年五月,部队整训期间,一0五师师部进驻。该处旧址是近年常山县新发现的一处抗战遗址,对于纪念、研究常山抗战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张学良亲创一0五师部队

  国民革命军一0五师早期属于东北军序列,前身系张学良的卫队。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将自己的卫队扩充改编为一0五师,下辖三旅九团,张学良自任师长,刘多荃为副师长。一九三三年,张学良下野后,刘多荃升任师长。一九三六年,一0五师配合国军六十七军防守洛川,与红军达成和平协定。此年西安事变中,一0五师参与了临潼的捉蒋行动。随后,执行在渭河阻击中央军的任务。一九三七年六月以后,一0五师扩编为四十九军,在军内继续保留一0五师编制,刘多荃为军长。抗战爆发后,被调往河北,阻击由天津南下的日军。随后,参加了淞沪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上高会战等一系列抗战重大战役。一九四二年参加浙赣会战,时任师长为应鸿纶,副师长为刘汉玉。

  浙赣会战首驻箬溪布防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八日,由美国航空母舰起飞的B-25轰炸机对日本东京等地进行轰炸,返航后在浙江衢州机场降落。日军迫于形势,发动“浙赣会战”(日方称之为“浙赣战役”),企图彻底摧毁衢州、玉山、丽水等军用机场,防止本土再受轰炸。五月十七日,接到军事委员会与日军决战衢州任务之后,一0五师开始集结于衢州城西南地区。师下属314团在团长安毓书带领下,进驻箬溪村。

  箬溪位于常山、衢县、江山交界之处,四面环山。因村中有一处水量充沛的箬溪古泉而得名。村东、北各有一个山口通向衢县和常山城。村南有一条古道,通过乌石山连接江山仙霞古道。这里是个退可守进可攻的关隘之地。团部驻地张氏祖屋坐落于张家樟树底,始建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是光绪年间总理江西广信府防务、蓝翎军功六品张观隅(1827年-1895年)故居。整个建筑居高临下,四合院布局,两层单檐土木结构,为当时村中面积较大的一处房子。

  一0五师进驻之后,迅速在村东部衢州方向与官庄村、将军叶村交界的衢常古道沿线和村北部新建的衢常公路(1931年12月建成)沿线构筑防守战壕、炮台、立射掩体等工事,箬溪百姓对抗战的支持热情高涨。村里的公共建筑大坑寺、凤凰庵、社公庙全部被安排军用;余氏、杨氏、张氏等几个大户人家也尽其所能安排官兵进驻。构建工事需要大量木材。老百姓自愿拆了门板拆板壁,甚至平时严禁砍伐的坟山荫木也贡献给部队使用。国难当头,百姓强力支持,官兵斗志昂扬,誓歼敌军,保卫国土。

  六月三日拂晓,日军对衢州守军发起全线攻击。一0五师与进犯的日军第三十二师团在汪村至航埠一线进行激战。傍晚,常山港以北日军第三十二师团进至航埠河东附近,一部强渡至常山港南岸。六月四日,上级改变作战计划,电令第三战区“避免在衢州决战”。一0五师主力部队根据命令,撤到招贤箬溪官庄一线防守。七日,日军攻陷衢州。八日,作为后卫部队,一0五师兵分两路,313团、师直属部队从航埠镇中心亭经过西果源,314团、315团从箬溪经过乌石山古道,两路部队到达江山四都汇合,掩护我军主力部队渐次向仙霞关方向转移。至此,一0五师部队离开箬溪进驻江山。当年,箬溪热血青年张佑水、曾荣仔主动参军随同部队前往。

  六月下旬,一0五师接到四十九军军部在保安、仙霞岭一带阻止日军南进的命令。七月三十一日,日军第十五师团一部六七千人,向江山南部仙霞关进攻,遭到一0五师顽强阻击。据老兵张佑水回忆,一0五师在江山廿八都金氏宗祠召开誓师大会,师长应鸿纶领头高呼:“有一0五师就有廿八都,誓与廿八都生死共存亡。”官兵斗志昂扬,发扬与阵地共存亡精神,与日军血战十昼夜。日军六七千人轮番进攻,并动用飞机大炮狂轰滥炸。一0五师依托险要地形和稠密的竹林掩护,浴血奋战,一挺挺机关枪打得通红。此役以一0五师守军伤亡五百人,歼灭日军近千人,日军节节败退而结束。随一0五师参军仅一个多月的曾荣仔,也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八月九日开始,守军一0五师奋力反击,与兄弟部队协同战斗,克复江山。二十三日,一0五师收复常山。二十八日,一0五师与兄弟部队一起收复衢州。二十九日,收复龙游。至此,日军全部撤离衢州。一0五师在此过程中,为收复失土做出了重要贡献。

  龙衢战役再驻箬溪整训

  浙赣会战结束后,浙赣一线的战事并没有停止。根据命令,一0五师在衢州地区驻防。一九四四年五月,该师再次进驻箬溪,进行整训。

  “我一九四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出生,满月生日那天,一0五师的一位士兵帮我剃了满月头。”从小家住张氏祖屋,现年七十四岁的箬溪人张鸿寿,童年起经常听母亲提起剃满月头这件事。

  这一年,家住张氏祖屋的张鸿道刚好七岁。他记得,当时家里住进来很多当兵的人,门口还有带着枪的军人站岗,起先感到非常害怕。可是几天下来,发现这些当兵的人很和气,还经常抢着抱一抱他,后来就不害怕了。据他回忆:“在张氏祖屋的上进堂前,几张八仙桌合起来,经常有军官在这里开会。左边厢房里住着通信兵,一根军用天线从天井里用毛竹绑着,一直通到天井上头的瓦背上。晚上官兵们就用稻草一铺,睡在堂前的空地上。两个官最大的住在张氏祖屋后面的张水标家里。”张水标是国民党党员,曾经担任过招贤乡第三保保长。住在张水标家里的就是一0五师师长应鸿纶和副师长刘汉玉。

  部队当时军纪还比较严明。据现年八十九岁的张三标(张水标弟弟)回忆,当时部队士兵吃得很差,大锅菜里面没什么油水,有些士兵还吃不饱,从没看见他们吃过肉。箬溪整训期间,一个老家山东的士兵忍不住,偷吃了驻地隔壁张根田家的一只老母鸡。第二天被师长查出来,当即在指挥部驻地天井里,将士兵绑在长凳上,棍打屁股,打得哭爹喊娘,几乎晕厥。据驻守过箬溪的一0五师314团老兵吕瑞周回忆,一九四三年秋天开始,由于兵站补给不足,部队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师部命令各团就地向百姓借用粮食,充作军需。开始还好,部队吃完粮食,吃芋头秧、番薯藤,后来百姓家的猪、狗、鸡、鸭,都成了部队的给养,以至部队纪律涣散,影响很坏。因此,受到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的通报批评。为严明纪律,一0五师所在的49军军长王铁汉命令,全体官兵两年内不准吃肉(鱼除外),不论是个人出钱买的还是勒索百姓而来,一律按强抢百姓财物论处。从那以后,部队行军、转移路过村庄时,经常会在路上遵照命令停止行进,从严检查每个士兵的背包,看有无违反军纪的问题。为此还枪毙过一个藏了两斤骡子肉的士兵。如此严刑峻法,确实令人震撼。

  整训期间,箬溪几处面积较大的坪地,如凤凰庵门口、社公庙前、曾家坪里每天都有部队在进行操练。士兵的口号声、军歌声响彻小山村。应鸿纶师长几乎每天都会去现场指导士兵操练,用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进行大声训话。张三标记忆中,应鸿纶师长英武高大,头发有些花白,看上去很威严。五月份天气比较闷热,可是应师长的衣服扣子总是扣得严严实实。傍晚时候,经常看见应师长一行在卫兵护卫下,到箬溪古井沐浴净身。

  一九四四年五月底,第一0五师接到军部命令,开赴龙游、衢州一线备战。师部旋即由箬溪移驻衢县。六月八日,日军开始正面进攻,龙衢战役由此打响。六月十一日,日军占领龙游后,继续向衢州方向进攻。一0五师接到命令:“占领右从黄坛口起、左至衢州城,拒止该敌。”接令后,各团各自开始阵地建设。几天时间,完成了立射散兵壕等工事,在阵地前扫清了射界,并设置鹿砦等障碍物。六月二十三日,敌军先头部队与我一0五师警戒部队发生战斗。二十四日晨,敌军向一0五师全部阵地猛攻,被我拒止。二十五日,敌人用飞机、大炮掩护,向我阵地大举进攻,均被我守军拒止。二十六日凌晨,敌人集中炮火猛轰城东北角,并趁机突破机场附近一0五师的一个营防地,进入城内。城内守军78团于丕富部队和一0五师部队被迫至西门水亭街附近涉衢江退出。过江时由于受日军机枪、飞机扫射,加上船只不够,大部分士兵泅渡,三千余人殉难。衢州失陷后,国军调两个集团军对衢州城形成三面包围之势。日军摄于我大军相围,二十九日撤出衢州。我军乘势克复衢州、龙游、汤溪。七月二日,龙衢战役结束。龙衢战役是一0五师在抗日正面战场上参加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官兵们在极其艰苦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坚守龙衢,收复龙衢的作战任务,受到军事委员会传令嘉奖。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常山县新闻传媒集团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