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常中,那座文峰, 静静走在岁月芳华里

2018-01-29 15:10:53 来源: 作者:郑忠信 编辑:鲁致远

  三十五年前的秋天,我小学毕业后仍在本地乡下初中就读,老大初中毕业进城上塔山读高中,那时进个城对乡下小孩意味着什么?———可以饱览乡野里稀罕的各色物件,也许撞见影片中才有的时尚衣着,没准听到录音机震天的流行节拍,意外地尝“猫耳朵”诱人的酥脆香甜,如愿捧读书架上久违的《少年文艺》,亲眼目睹丛林间秀立的文峰古塔———该塔是常山县最高学府的象征,是莘莘学子心之向往。言语中为老大能进驻塔山与文峰塔长相厮守而欢欣鼓舞,心底里却为自己屈居乡中而黯然神伤,什么时侯也能在文峰塔下转一圈算是圆一回青春少年驿动的心梦?

  转眼间,老大高二了,每两周回一次家,父母就担负着两周中间带米送菜的任务,当天往返徒步四十里,还得兼顾地里永远也干不完的农活。那年端午节恰逢周末,父母派我给老大带米送菜外加烧饼、粽子和甜酒酿等节日特备。早早地吃了中饭,横着一根小竹扁担,一端纯粹是米袋子,其余的打包挂另一头,颤悠悠地迈开了独闯塔山的首秀之旅:日头不太晒,沙石不硌脚,肩膀不觉疼,大客车驶过的灰尘虽然大,但汽油味特别香,更爽的是能有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与文峰塔亲密接触!半下午时分,我迈上了雄伟的常山大桥,很惬意地俯视上游纯朴的浮桥与古渡,远眺丛林中秀立的文峰古塔!

  途经客运站拐进热闹的小东门红旗街,依次走过饮食服务公司、二轻商场、常山饭店、百货公司、新华书店,直达电影院,折入弄堂小巷,走个几十米,便来到常山一中的正大门,透过大铁门可以看到精致的假山喷泉和大气的教学楼,还有那朝思暮想掩映在教学楼后丛林中的文峰塔,当时我横着一根扁担等待传达室门卫放行的模样无比虔诚笃定!放行后,穿过山脚下教学楼底的门洞,迎面就是一株古香樟,缘阶而上到了山顶的教学楼,照样穿过楼底的门洞,沿长阶而下直达宿舍楼围墙大门,在即将抬脚迈入铁门槛的蓦然回首中,我的眼眸又对上了操场土台上方安闲地矗立着的文峰塔,在斜阳的映射中格外明亮清晰,深深地照进了我的心坎!也许是走得累了,可能是习惯了早睡,大概是遂了心中的念想,我跟老大一起挤在上铺,酣然入梦,梦见自已怎么努力也登不上文峰塔塔顶,急醒了才发现自已的一条腿已经卡在里床和墙壁的空缝中!

  三十二年前的秋天,老大挥别文峰塔远赴省城上大学,我也与文峰塔渐行渐远,来到常山二中念高中,在三年后的盛夏,当我快要完全淡忘文峰塔的时候,却被告知,考场就在文峰塔一旁的科学馆内,住宿就在科学馆下面的教师进修校招待所,那三天三夜,除了高考的压力、高温的煎熬,还有就是慢慢在失眠的夜晚勾起心中与文峰塔的点点滴滴。到此为止,我已与文峰结下“四夜”“三面”之缘———“四夜”:连之前替老大带米送菜时留宿的一夜加上高考的三夜;“三面”:从塔北、常山一中的正门往南仰视,从塔西、常山一中教学楼向东端详,从塔南、常山一中宿舎楼朝北眺望,该塔系六角七层楼阁式砖塔,高二十九点五米,石筑弥须座塔基坚实牢固,由四层青石板构成,各层塔身三面开拱卷门,另三面设假窗,每层菱角叠涩出檐并作发戗,翼角起翘,转角垂柱饰花篮,塔刹相轮均保存完好。该塔秀丽挺拔,造型优美,第二层的假窗上嵌有清嘉庆重建文峰塔碑记,塔旁原有集真观、半闲亭及魁星阁等建筑,其中半闲亭现已改作它用,集真观等古建筑已不存。塔东山脚下是县人武部的深宅大院,闲人难入。在这样的“四夜”“三面”中,心中对文峰塔渐渐涌起莫名的好感与向往,一时竟说不清道不明!

  造化弄人,经历首次高考失利的落魄和农忙双抢的煎熬,我被家长送进文峰塔东面的县人武部大院,复读模式正式开启。那时位于南门横街的县人武部有内外两个院,内院是一幢旧式三层培训楼与一幢新式四层综合楼北南相对而立,中间散植几株水杉点缀着水泥院落,月度常规的民兵训练就在此轮番操演,中气十足的口号一句响过一句。外院靠培训楼这一侧的两层小楼一部分用于高四生租住,尚未熟悉的面孔一拨换了一拨;一部分用作面包甜点等流动摊贩的临时加工点,撩人肠胃的烤香一阵紧追一阵;挨着综合楼的这一侧则是临时工棚性质的铝合金门窗制作车间,切割金属的嘶鸣一波盖过一波;午饭时老板房间里传出科威特战争的电视报道,引爆油田的风声一浪高过一浪……我的高四生涯就栖息在内院综合楼顶楼的小教室中。平时自已全靠自觉没日没夜地自修,周未老师开足马力没完没了地上课。外聘的老师中每科至少有两名,全程竞争,动态管理,这种授课的潮汐现象和教师的频繁更换让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这气息令人兴奋也令人恐慌,怎么办?怎么办!

  四楼教室的灯全熄灭后,夜空变的亮了很多,躺在床上,放大瞳孔使劲瞅着月色中的文峰塔,没有答案,全无睡意。临近天明,迷迷糊糊中又梦到了清晰的文峰塔———在尘嚣上安闲地矗立,在矗立间澎湃着不屈,在不屈里恪守着低调,在低调中不羁地张扬……梦醒时分,顿觉精神饱满、信心百倍,动力无穷,因为心有文峰、心如文峰!我很快地适应复读模式,调整自已的复习什划,在完成相应的课业任务后,所有的空余时间都在读数学,早自修别人在读语文、英语或政史地,而我在整理、消化和研究数学例题;别人合理分配时间门门都抓,而我有点孤注一掷单挑数学;同学回家过节、外出逛街或爬西峰尖,我就窝在宿舍里拼命地刷题!在困难面前站起来,不向短板屈服,找准症结,“低调”做人,不拘常规“张扬”做事!

  复读后再高考,我也挥别文峰塔踏上大学的行程,直到二零零零年秋,我调入常山一中任教至今,始终有一股来自心底的力量伴随左右,风雨兼程。不过校园自一九九八年秋季已整体迁往城南的西阳山下,塔山从此成为一座城市公园,树木葱茏,文峰塔依然掩映在丛林中,俯视着城市的日新月异与街道的车水马龙。而我也会在途经当年的县人武部复读大院、现今文峰路与定阳路的十字路口时,下意识地放慢脚步,向深烙心中的文峰祝一声安好!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有文峰,心如文峰!

  不论自己,不论老大,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已的“文峰”!

  二零一七年二月中旬,常山一中富足山新校区正式投入使用,该校区按照省一级特色示范高中建设标准规划设计,占地二百二十八亩,总投资约三点九亿元,是常山县有史以来政府最大的单体投资项目。以“常山学园,筑景并秀;山地书院,人境合一”为设计理念,采用“一轴、一带、多院落”的结构,校园整体清淡优雅、庄重大气。

  二零一七年二月下旬,全县千人教育大会在新校区千人报告厅隆重召开,坚决打赢常山教育翻身仗的庄严号角已然吹响,“学归常山,文峰书香”的努力正在路上!文峰塔,一邑文运,系出于此!据明万历年间《常山县志》记载,南宋乾道四年(1168),泉州同安人、右儒林郎苏玭来常山任县令。当时,正值常山文运低落时,连续多年没有县人考取进士。当时绅士名流联名向苏玭提议,请求在城中建塔以振兴一邑文运。经过一番风水堪舆,把建塔地点选择在县城之东南,即象应文明巽位———武当别峰之上,从此武当别峰也称文笔峰。第二年,常山考中进士即达三人。

  虽然离塔山越来越远,但新校区巍峨耸立的钟楼,就创意于塔山的文峰塔,这无疑是新一届县委县政府担当勇为、做实做强教育的新“文峰”———在尘嚣上安闲地矗立,在矗立间澎湃着不屈,在不屈里恪守着低调,在低调中不羁地张扬……

  二零一八年将迎来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常山建县一千八百周年,也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心若向阳,必生温暖;心如文峰,劲草疾风;振兴文脉,泽披后代!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