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句·名文·名楼

徐寄兰

2018-03-26 16:50:26 来源: 作者: 编辑:鲁致远

  写下这个题目时,突然觉得太大了,无从下笔。中国五千年历史,湮没于蛟烟蜃雾中的书画碑碣,鼎彝尊壶,就是在厚重历史铁卷和世事沧海桑田面前的怀术艺敛韬钤的巴金、郭沫若、鲁迅一类思想文化者,他们知道的也不过是数千年森森大林中的星点之木。于是我想起读万卷书,走万里路体察什么。就这样我启开了心扉,体察到“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的凄苦、“家书抵万金”的珍贵、“望断南飞雁”的壮烈,这样也就联想到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鲁迅的“俯首甘为孺子牛”、李绅的“谁知盘中餐”、郑板桥的“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想到这些名句,就会想起一些名文,苏东坡的《赤壁赋》,诸葛亮的《出师表》,自然联想到了中国的几座文化名楼和因名楼衍生出的诗文。

  江西南昌的藤王阁,王勃写下了《藤王阁序》,诗文皆美,尤其诗中的“落霞与狐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成了千古绝唱,这句却是化用庾信《马射赋》中的“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而来的。

  黄鹤楼,除了近代诗人“黄鹤知何处,剩有游人处”的讴歌以外,唐代崔颢是有功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让后辈多少人在广为引用,因为崔颢的诗,就使李白也来到这儿感慨“眼前有景道不得”,什么原因呢?因为“崔颢题诗在上头”,李白的虚怀若谷,有意无意中感动了多少后辈文化人。

  岳阳楼就因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而耀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颂千年,不过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名句后还有“噫!微斯人,吾谁与归”的诘问,诗人在说,“唉,没有这样的人,我将与谁同站一道呢?”这是范公对文中的藤某的提醒,一生清廉的范公在这篇写景的美文中还蕴含一个自悟清廉的主题呢!

  名句也好,名文也罢,加上名楼,中国五千年历史等候着我们去品赏、学习,如果你觉得有点闲暇,就去找一下这些古籍浏览一番,或者走出家门看看这些伟大建筑,不知读者以为然否?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常山县新闻传媒集团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衢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处置中心